<var id="nl77v"><strike id="nl77v"></strike></var>
<menuitem id="nl77v"><strike id="nl77v"><thead id="nl77v"></thead></strike></menuitem>
<cite id="nl77v"></cite>
<var id="nl77v"></var>
<menuitem id="nl77v"></menuitem>
<var id="nl77v"></var>
<var id="nl77v"></var>
<cite id="nl77v"></cite>
<var id="nl77v"></var>
<var id="nl77v"></var>
<menuitem id="nl77v"><strike id="nl77v"><address id="nl77v"></address></strike></menuitem>
<cite id="nl77v"><video id="nl77v"></video></cite>
<menuitem id="nl77v"></menuitem>

一樹一人大半生!護古樹60載 即墨耄耋老人初心未改

2021-07-09 17:04 大眾報業·半島網閱讀 (38160) 掃描到手機

半島全媒體記者 張婧 王永端 實習生 劉洪馨

一樹、一人。認準一件事,堅守大半生。

即墨區段泊嵐鎮劉家莊五村的周仁世從年輕時就開始守護村里的一棵數百年的古銀杏樹,這一守,就是60年。

經認定,這棵坐落于劉家莊五村北的古銀杏樹,于明洪武年間栽種。2012年,經當時的即墨市(現即墨區)人民政府確認,樹齡為630年,列為國家一級古樹。如今這棵古樹樹齡已達639歲。

為了這棵古樹,早年的周仁世帶領民兵在冰天雪地中守候;為了這棵古樹,已是耄耋之年的周仁世初心未改,每天的他仍出門看看。在他心中,古樹已似他的親人。

在家中的周仁世

樹下度過童年時光

7月8日上午,記者驅車來到村中,附近居民不論男女老少,提到這棵古老的銀杏樹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多番打聽下,一棵高近20米、三四個人才能合抱過來的大樹映入眼簾。而這棵樹已被村里設置的鐵圍欄保護起來。

就在這棵大樹的20米開外,就是周仁世老人的家。而每天,只要打開大門,周仁世老人就能看到這棵樹。

如今,古樹樹齡已達639年

“七八歲的時候就開始在樹底下玩?!敝苋适览先苏f,大樹似乎成周仁世孩童時期最親密的玩伴。

周仁世說,那時候不懂事,總是抱著樹干就爬上去了,當時大樹的枝葉十分茂盛,站在樹旁就能用小棍兒敲樹上的白果。當這些白果落地時,我們同齡的孩子,都在樹下搶白果,很是熱鬧。

周仁世的記憶中,當時銀杏樹比現在還要高大、粗壯,現在一部分樹皮和小枝隨著樹齡的增長自然脫落了。

尤其到了秋天,大樹上的銀杏葉落地,地上鋪了一層黃色的葉片,如遍地黃金一般,這些葉片中也夾雜著一些白果,那時老百姓窮,都早早起床到樹下撿白果。

“它似一個老人,呵護著村里的一代代人,守護和見證著整個村子?!币幻迕窀嬖V半島全媒體記者。

為護樹,腳被凍腫

讓老人想不到的是,他的降生和未來,與這棵銀杏樹關聯起來。

周仁世說,抗戰時期,銀杏樹不遠處有座橋,當地擔心這座橋在戰火中被毀,于是專門派人看護這座橋,當然看護橋梁的他是其中之一。

1960年代,周仁世是村里的民兵排長。1963年,時任民兵五排排長的他接到上級武裝部門兩個任務:一個仍是防止人為炸毀村東邊的橋;另一個就是保護這棵古銀杏樹,不能讓任何人破壞了。

“毀壞銀杏樹不是沒有可能?!敝苋适勒f,當時在銀杏樹的旁邊是一座廟,廟在當時被拆除了,下一步就有可能人為的毀壞這棵數百年樹齡的大樹。

“棵的上空在當時是一條航線,也就是說這棵樹的坐標非常重要?!敝苋适勒f,“護樹是當時上級政府安排的一項重要的任務?!?/p>

從那以后,周仁世接過這一任務后,開始了他的護樹人生。

“當時護樹時,我們的民兵輪著出門站崗,一人站崗3小時,一個班6人?!敝苋适勒f,“無論嚴寒或是酷暑,我們雷打不動?!?/p>

在當時生活物資極端匱乏的年代吃不飽,寒冷的冬天里穿不暖,一起站崗護樹的很多年輕人,把腳都凍腫了,顯然腳被凍腫的還有周仁世。在冰天雪地上,周仁世帶領一個民兵排忍受風寒,但看到數百年的銀杏樹完好無缺,沒有人喊苦叫累。

為護樹,不怕得罪人

為了將這棵古樹看好,后來村里干脆在大樹的西側,為周仁世批了一塊地基。此時的周仁世就在地基上建起了房子。如此以來,住在大樹旁邊的周仁世出門或站在院子里,就能看到大樹。

隨著社會的發展和進步,盡管護樹的任務沒有再繼續攤派到周仁世的頭上,但對已經習慣了護樹的周仁世來說,誰來毀壞這棵大樹,他都要“管”上一番。

周仁世與古樹

“到了秋天,有人經常打白果,把樹枝折斷了,”周仁世說,“我是不同意的,我會與對方爭執半天?!?/p>

早年,平時有人去剝樹皮,也被周仁世呵斥上一頓。周仁世知道,古老的銀杏樹容易被點燃,有孩子在樹旁邊點火玩耍,他看到了也會勸阻并勸說孩子帶著火苗離開。

為了生計,早年里的周仁世曾去外地打工數年,當他返家時,發現樹的一側有被火燃燒的痕跡,心疼大樹的他將這些痕跡進行了處理。此后,他再也沒有離開家。每天,他仍像早年一年都會出門看看這棵大樹,夜晚睡覺前也會推開門看看這棵大樹有沒有被人為破壞。放心了,他才關門入睡。

護樹60年,初心未改

60年來,矗立在門口的這棵大樹,如周仁世的親人一般,盡管年紀大了,但每天的他仍堅持出門看看,到樹下轉轉。

從不到20歲的年齡一直到近八旬,60年的經歷,周仁世成了村里公認的“護樹人”。

大樹挺立村中600多年,后來引起當地政府相關部門注意。2012年,該棵古樹被當時的即墨市(現即墨區)人民政府確認樹齡為630年,列為國家一級古樹。之后,大樹周邊被相關部門圍上了鐵護欄。

和當年一樣,到了秋天,周仁世仍坐在樹下勸阻前來打白果的村民。多年的勸阻,如今打白果的村民已經越來越少。

“出個門,趕集回來,老遠就看著它,看著它感覺就到家了?!敝苋适勒f。

返回半島網首頁>>